360 回歸 A 股上市、趣頭條、創夢天地、360 金融前后上市,2018 年是紅點中國的高光時刻。

2018 年上半年,美國《福布斯》雜志發布 “2018 全球最佳創投人” 榜單,紅點中國合伙人袁文達再次成為全球創投人 “金手指”。此時袁文達的辦公桌上已經擺了大大小小的獎杯或紀念牌,其中不僅有各媒體評選的投資人榮譽,還看到趣頭條(納斯達克)、奇虎 360(紐交所)等上市時的紀念照。

從只身一人回到中國做投資到現在,袁文達已經走過了 14 個年頭,單槍匹馬到近二十人的專業精兵團隊,從風險投資人到資深風險投資人。悉數這些年,他經歷了莽荒時期的早期互聯網,也經歷了互聯網后創業時代,見證了創業者的起起伏伏,也收獲了碩果累累。

當然,投資生涯也并不全無遺憾,袁文達很釋然的說:“遺憾肯定是有的,但是做投資不能總糾結于過往的事情,是要向前看的,畢竟是要做一輩子的事業。”

單槍匹馬的中國投資之旅

麻省理工畢業,在英特爾工作過,在硅谷創辦過技術型企業,袁文達的履歷自帶光芒。當他在英特爾成為高級經理后,受硅谷創業熱潮影響辭職創業,先后做了三個互聯網通訊產品,其中兩個后來被大公司成功收購。“有成功有失敗,所以我能理解技術創新的核心,也能夠理解創業者的心態。作為科技公司創業者所經歷的一切階段,他們所遇到的問題,我都經歷過。所以對于如何去幫助他們也有很多想法。” 袁文達談起自己的創業經歷說道。

除了對技術層面行業的深度理解,袁文達認為作為一名投資人還應該具備兩種心態:一是要能夠冷靜的判斷和獨立的思考,耐得住寂寞,熬得過周期。二是早期投資人,更要保持謹慎的樂觀態度,因為創業本就是九死一生的殘酷歷程。

袁文達加入紅點創投后,此時正刮起了一股 “中國投資熱”。2000 年,中國的互聯網公司包括新浪、網易、搜狐在美國上市,2004 年攜程上市、2005 年百度和盛大上市,中國第一次互聯網浪潮由此刮起,從而也引起了美國資本市場的注意。2004 年,硅谷銀行帶著 25 人的美國頂級 VC 團隊來華考察,隨行機構包括 NEA、KPCB、紅杉、凱雷、紅點、DCM、經緯創投等。

這趟考察結束后,紅點就開始籌劃開拓中國業務。袁文達帶著紅點全球基金開辟中國戰場的野心,在 2005 年來到上海,開啟了紅點創投的中國之旅。

從 360 到紅點中國誕生

中國互聯網市場還是一塊尚未耕犁的沃土,“當時很多很好的互聯網企業在尋求融資,但我們開始比較謹慎,所以錯失了一些機會。” 袁文達惋惜的說道。

不過在 2006 年,袁文達遇到了周鴻祎。“老周作為一個優秀的創業者,他也有很多有爭議性的方面,但經過我們盡調以后,發現他是一個非常好的產品經理,他對于中國互聯網用戶在階段性的需求把握得非常敏銳。” 袁文達評價道。終于在持續半年多的深入盡調之后,在其估值數千萬美金時袁文達力排眾議支持了 360 的 B 輪融資。

從投資喜好上來看,袁文達看重的似乎更多是創業的人。“我們常說,事對、人不對,堅決不投;人對,事不對,不投,但是可以持續追蹤一段時間。” 在他看來,“在消費互聯網行業里,人的因素可能更重要,一個好的團隊,一個優秀的 CEO,也就是他們的智力資源是不可復制,也不怕被復制的。比如趣頭條的譚思亮,是一個成功的連續創業者,是互聯網賽道的頂級賽車手。” 袁文達說道。

而在企業 IT 服務和前沿技術創新行業里,袁文達認為技術本身的創新和隨之建立的壁壘更加重要一些。例如紅點中國在 16 年投資的 Kyligence 跬智科技,最早是 Apache 的內部孵化項目,后來因為非常成功實現開源。如今全世界的大型互聯網公司如百度、美團和美國的 e-bay 等都在使用跬智的產品。

“我們一直堅信,技術創新是商業模式最好的杠桿。技術創新會帶來用戶人群、交互場景、生產效率的改變,映射著商業模式、產品服務的變革,催生出下一個移動互聯網級別的大機會。” 另外,袁文達表示,紅點中國延續了美國硅谷 VC 的基因,講究資金使用效率。“如果是需要大量燒錢去建立壁壘的公司,我們就比較少去碰。”

從 2005 到現在十余年間,袁文達帶領著紅點陸續投資了 60 多個項目,其中多家企業通過 IPO 或者并購實現退出,其中包括:奇虎 360、趣頭條、樂逗游戲、360 金融、多盟、秒針系統等。紅點在美國豐厚的創投資源吸引了一些國內創業者,袁文達介紹,軟件定義存儲公司 XSKY 星辰天合選擇了紅點,是因為紅點美國投資的新型存儲技術公司 PURE 2016 年在美國上市,這讓 XSKY 創始團隊覺得紅點中國在信息存儲領域有很好的理解和洞察力,可以及時和他們分享美國的專業知識和經驗。

紅點見證了國內互聯網和移動互聯網的飛速發展,但也體會到了中國創投環境發生的變化。袁文達發現,這十年里,中國整個創投和創新行業也發生了巨大變化,出現了越來越多的本土創投團隊,無論是和創業者溝通,還是對于項目的執行,包括增值服務和管理,創業者不再單純偏好有經驗的美國 VC,而開始期待本土化、懂中國市場的投資人。因此,2016 年 10 月 15 日,紅點創投宣布成立首支中國基金,并完成總計 1.8 億美元的首期基金募集,新基金由紅點創投中國團隊獨立運營。

企業 IPO 是投資終點么?

2018 年是紅點中國引以為豪的一年,其作為早期或是第一個機構投資人投資的四家企業成功實現 IPO,其中包括 2 月 360 在 “中概股回 A ” 浪潮下回歸 A 股上市、9 月趣頭條赴美上市、12 月創夢天地赴港上市,以及 360 獨立分拆出去的 360 金融登陸納斯達克。企業上市往往是對于投資機構最好的回報,當問及投資企業上市是不是其投資的終點時,袁文達回答道:“我們的目標除了要給投資人創造長期穩定的超額回報之外,還有一個就是陪伴創業者、創始人走得更遠。比如我們? 12 年投資的樂逗游戲,從公司成立,到上市、退市時作為買方團支持、到再上市,近 8 年的時間,我們都給予了大力的支持。”

2019 年 1 月 22 日紅點創業投資中國基金宣布完成 4 億美元基金募集,這是紅點中國自 2016 年從紅點全球基金獨立后募集的第二支美元基金。截至目前,紅點中國基金整體管理規模超過 10 億美元。袁文達介紹,這次募資前后只用了不到 3 個月時間,“新增 LP 數量超出一期基金一倍,最后不得不回絕掉一部分”。他強調,紅點中國有意控制規模,是為了更好地聚焦早期。“早期基金的規模決定是否有超額回報,我們非常看重整個基金的回報倍數。” 據介紹,本次一期美元基金 LP 全部跟投,新增 LP 還包括國家主權基金、國際知名退休基金、全球知名大學捐贈基金等。袁文達透露,本輪募資將繼續圍繞早期 TMT 布局,押注消費互聯網、企業 IT 服務、前沿科技三大賽道。

“我們依然致力于做一個能夠為 LP 帶來長期穩定的,有超額投資回報的專業早期投資機構。” 袁文達談到對于未來紅點創投的期許。

通過十幾年在資本市場不余其力的挖掘優質項目,袁文達帶領紅點創投在中國從 0 到 1,從無所耕耘到開拓疆土,如今成長為成熟的投資機構。評價這十幾年的投資生涯,袁文達認為,雖然不是全然完美,倒也算是穩中求勝,步伐堅固,投資的路還長,未來可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