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經濟上行期投出幾個獨角獸項目,不能完全代表一個投資人的水平,我覺得一個優秀的投資人應該跨越經濟的繁榮期和低谷期,持續投資出獨角獸。” 青松基金創始合伙人董占斌如是說。

在董占斌的投資生涯中,經歷了游戲的巔峰期投出了啪啪三國、狼人殺等一系列明星游戲項目;在游戲低谷時期轉戰在線教育,注資掌門 1 對 1、DaDa 英語、洋蔥數學等;在消費升級之際,他又陸續投出婚禮紀、小恒水餃、HomeFacial Pro 等新消費項目;隨著人工智能時代的來臨,他聚焦創新科技及應用,投出了松鼠 AI、飛步科技、MatchU 等 “未來項目”。

董占斌是極具文人氣息的投資人,有著自己的一套投資哲理。他擅長通過 “慢” 的 “萬小時行研”,來實現 “快” 的 “穩準狠投資”。

加入青松基金之前,董占斌曾先后供職于香港新鴻基金融集團、盛大投資部以及清科創投。作為一名 “游戲小白”,董占斌對于游戲行業的理解和投資標準多來自于老東家 “盛大游戲”,而在金融集團和創投的經歷讓他鍛煉了談判的能力。直到 2011 年,他接到了老友劉曉松的邀請,劉曉松曾因在 1999 年投資騰訊而名聲大振。當劉曉松提出成立一家專注天使階段的基金時,董占斌立刻就答應了,“沒什么好遲疑的,那種感覺到了。” 于是,董占斌從最熟悉的游戲領域開戰。

2013 年前后,正處于智能手機移動互聯網普及的時候,董占斌他們認為這正是手游街機發光發熱的時期,于是在一年內共投了 20 多個游戲項目。令人振奮的是,董占斌投資的第一款游戲《街機三國》在 2013 年初上線,5 月的單月流水就已過億,而 “自 2008 年有頁游以來,月流水過億的產品不超過 10 款。”

同等游戲類型中,他還投資了一款手游《啪啪三國》,業績最好時,月流水有六千多萬,這兩款游戲都為青松基金帶來了超過 60 倍的回報。據了解,在青松基金投資的 20 款游戲產品中,效果不錯的近 10 款。

在游戲行業急流勇進的投資戰略下,董占斌也很快看到了這個行業投資的局限性:同行間的競爭已進入白熱化狀態,更重要的是,大量的游戲領域資源正加速向騰訊、網易等巨頭聚攏,創業型公司的機會已然渺茫。對于投資機構來說,能夠獲得的回報空間越來越小。

在巨頭的圍追堵截中,游戲創業公司是不是已了無機會?“在垂直領域中,細分的游戲類別還是有機會的。” 董占斌以 2017 年投資的 “社交+游戲” 的 “狼人殺” 舉例,“社交游戲跟普通游戲不同,它自帶溝通交流的屬性,解決的是年輕人孤獨感的問題。” 青松基金 2017 年 3 月投資狼人殺游戲,不到 3 個月的時間,估值翻了 10 倍。董占斌認為,在游戲行業細分垂直領域例如二次元、女性向方向,未來還有一定的機會。

2013 年之后,董占斌開始尋找新的投資方向,這時候在線教育進入他的視野。董占斌認為,教育產業痛點是:師資不均、學習枯燥、時間成本和經濟成本問題居高不下。起初,董占斌注意到一些 “錄制視頻” 式的所謂線上教育,雖然這類產品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解決師資不均的問題,但這種形式的 “商業化天花板太低。” 直到 “視頻一對一” 出現,在董占斌看來,這種產品形式和游戲擁有某種共通性,都是先付費再消耗。于是在 2014 年,他們投資了的聚焦 K12 教育的掌門 1 對 1,以及專注幼兒英語的 DaDa 英語,覆蓋基礎教育全年齡段受教育群體。

“在線教育在未來主要看有沒有新的創新技術出現,可能來源于技術方向,比如直播、AI 或者 5G、VR、AR 帶來的機會。還有渠道變革帶來的機會,像是微信生態帶來的社群式學習的方式。” 董占斌說。在智能學習的領域,青松資金在 2015 年投資了松鼠 AI。另外,他表示,在線教育也應該多注重渠道下沉帶來的機會。“大家都把眼光放在一二線城市,但是三四線城市的市場更加大,而且越下沉,獲客成本越低,未來大家可以把目光放的低一點,甚至到鄉鎮。“董占斌說道。

2017 年,青松募得第三期基金,總額 10.4 億人民幣。這期鎖定在文娛教育、大消費、創新科技及應用三個板塊的新基金。生活消費和社交娛樂這些都是圍繞年輕人的喜好,董占斌認為,現在的年輕人擁有強烈的好奇心和社交的需求,對于新鮮的產品也會有足夠的熱情。除了上述提到的狼人殺之外,董占斌還主導投資過主打基于游戲領域社交的撈月狗,他認為,基于興趣的社交在未來有持續性的更廣闊的空間。

作為一名早期的 VC 投資人,董占斌雖性格溫和,但投資的手法一如既往的 “穩、準、狠”。對于投資項目的選擇,他認為項目與創始人本身同等重要。首先項目他會注重看三點:一是市場規模是否足夠大;二是項目能否規模化;三是項目是否有持續性。

對于人的考量也是董占斌也是趨于理性和感性的綜合因素下,他回憶當時面見掌門 1 對 1 的創始人張翼時,對于大學生創業還存有疑慮,但是見到張翼本人時又被其穩重有遠見的氣質打動。“他當時就定了一個三年的目標,命名第一年是市場年第二年是產品年第三年是品牌年,年紀輕輕便有一種創業的節奏感。” 董占斌回憶說。

董占斌曾經說過,2019 年的資本市場即將回暖,這也建立在國家對于創投的政策扶持上。對于青松基金來講,未來也并不拘泥于某一方向的投資,順應時代發展的同時引領行業的聚焦點。董占斌透露說,未來他們關注目前 TO C 端的消費市場的同時也會轉移視線到基于數據和算法驅動的創新科技及應用。

他以三期中投資的男裝 AI 定制項目 MatchU 舉例,“與傳統電商的區別是,它已經積累了 5000 多萬人體體型的大數據,能夠提煉出人的模型。所以數據和算法對于傳統產業鏈的改造,我認為在未來是一個爆發的方向。” 董占斌表示。